出生以來,我便成長於破碎家庭中,由母親獨力扶養姐姐和我。在這環境下,我學會凡事親力親為,只靠自己面對和解決所有問題,從不求助他人。中二那年,我便退學,投身社會工作賺錢,為的是要改善家人生活質素。

我一直非常熱愛電單車,這是惟一的興趣,我想擁有屬於自己的電單車行。為了完成這心願,我努力賺錢儲蓄,終於在廿五歲那年達成願望。因工作需要,我常需要陪同客人流連夜店,期間雖然有客人多次邀請我吸毒,我都堅決拒絶,深知毒品的禍害。很可惜,在多次的游說引誘下,我最終吸食了第一次的可卡因。

初期,我自欺地認為吸食一兩次也不打緊,只要不是每天吸食,是不會上癮,深信我靠個人意志是可以控制毒品,就這樣漸漸地上癮了。從起初每星期一次,發展到每天都吸食,我已深知染上毒癮,不能自拔。此後,無論在工作或生活上,遇到任何困難及問題,開心或不快時,我便不期然選擇吸毒作逃避。

沉淪毒海的日子中,我變得非常暴躁,生活放蕩,無心工作,只想封閉自己吸毒,使家人非常傷心和擔心,因此我也非常歉疚和悔恨。我曾嘗試用意志戒毒,不經一星期已告失敗,反而吸毒情況與日俱增和變本加厲。

為了支付大量金錢購買毒品,我便虧空公款,以公司名義偷取了代客賣車的款項,直至我無力填補償還客人和代理商的款項,以致公司無法繼續經營而倒閉。因著毒品,我親自摧毀了從前所建立的一切,也毁了我的聲譽和誠信,還要負上法律責任被起訴,等待法庭判決。

人的盡頭便是神的開始,因吸毒債台高築和負上法律責任,令我感到非常無助和擔心。我的家人並沒有放棄我。姐姐為我安排入住晨曦島戒毒。起初,我抱著不妨一試,只想戒除毒癮,讓身體康復後便離開,從沒有尋求神幫助的心。

起初,我不習慣島上的生活,漸漸因為島上同工、社工和弟兄的愛心所感動,他們常為我被起訴的案件祈禱,也鼓勵我接受耶穌基督,嘗試親自求告神,將被起訴的憂慮交託神,讓神帶領。可惜,我非常主觀和自我,不願接受主耶穌,仍然只靠自己,一意孤行。直到案件判決前,我實在太擔心了,便嘗試禱告,發覺禱告以後,真感到平安和喜樂,我便繼續禱告神。自此之後,我都會把所有困難祈禱交託神,其中有最困擾我的案件。

感謝神應允我所求,在我的十多件案件中,大部分可以庭外和解,只剩下兩件案件等待判決,讓我深深體會神的能力和幫助,使我對神的信心大增。我也因此接受了主耶穌。在待判決的期間,神藉著島上弟兄和同工不斷鼓勵堅固我。

上庭應訊判決前,我懇求神感動法官輕判我回晨曦島接受一年感化,豈料法官竟判我還押看管,那刻我頓時對神失去信心,認為神沒有應允我所求,祂沒有理會我,直至判案當天,法官竟然輕判我,要我判監六個月,扣除假期及認罪,我只坐牢兩個多月,判決結果比感化令還要輕。神實在有祂的計劃和旨意,賜給超過我所求和所想,祂是一位有恩典和憐憫的神。自此之後,我對神恢復信心,亦鼓勵我日後要堅心倚靠神。

服刑後,我懷著感恩和報恩的心,願意再次回晨曦島繼續學習和事奉。家人因此為我放心不少,我也不需再為毒品所帶來傷害而對家人歉疚和悔恨,一家生活變得喜樂滿足。我也感謝晨曦會為我提供很多實用技能課程,例如:急救班、沙灘章訓練及電工基礎課程,我已考獲這些課程的合格証書,使我能更好裝備自己,服事更多有需要的戒毒者,回應神的恩愛。

此外,我也修讀晨曦會聖經訓練中心課程,不但讓我屬靈得以造就,也使我能有更全備的屬靈知識,教導島內弟兄。我亦更加謹慎所教訓,正如聖經所記:「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,要在這些事上恆心,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,又能救聽從你的人」(提摩太前書四章:16節)。願一切榮耀歸於主耶穌,感謝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