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歲的我第一次接觸冰毒,那天在幽陰的公屋樓梯口和一群朋友吸食冰毒,毒品令我和朋友之間的關係好像更拉近,平時在學校不受歡迎的我,在現實生活中找不到生存價值的我,在那刻吸食毒品後,我才感覺自己存在,亦因著毒品令我和朋友們有著共同興趣,我成為他們的一份子,得到認同。約15歲開始,我因毒品多次入院,有一次更因感情問題,而情緒失控,服食過量毒品入了深切治療部搶救,那次我經歷第一次出死入生,醫生都認定我會成為植物人,但又奇蹟地康復。那次入院看到親友的關心,令一直以為被忽略的自己感到很多人愛錫。但這次死裡逃生並沒令我有真心悔改。我反而認為自殘是可以得到別人關注,令我反更不珍惜生命,喜歡以自殘操控身邊的人,其實傷害了自己。除了毒品,我還陷入一些錯綜複雜的感情關係,我更不懂愛惜自己的身體,感情問題加上毒品,令我精神瀕臨崩潰狀態,常常感到被監視,被跟蹤,很怕遇上危險,又怕鬼怕黑,以致要有一晚好的睡眠對我也是十分奢侈,平均每2星期才睡一次。親戚間都知道我吸毒的問題,父母感到難堪,親戚都討厭我,甚至叫父母放棄我,父母都曾經把我趕出家門,更遺憾的是從小時照顧我的嫲嫲,臨終前也拒絕見我,我亦因毒品朋友而錯過很多重要時刻!包括公公的最後一面,表姐的婚禮…頑梗悖逆的我仍然不肯面對自己的問題,為自己找很多藉口不肯去戒毒,常告訴自己這個問題解決了就去戒。說多了自己都不相信自己,更自暴自棄索性一生吸毒就算了。但神沒有放棄我,23歲的我因藏毒被捕,被判感化令入了姊姊之家。剛到家舍,甚麼都要重新去學習,包括作息。每晚十時半睡覺對我是很困難,過去時我很不喜歡睡覺,很難入睡,常受惡夢影響。在家舍有姊妹教我如何禱告,起初我還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態,豈料一星期後我竟然可以平安入睡,自此我亦養成一個睡前禱告的習慣,也因此決定再一次回到主的身邊。在家舍我也掙扎過對信仰的疑惑,從一位輔導員口中我認識到自己是一位很容易受環境影響的人。這個發現令我質疑自己是否真心相信耶穌,還是受環境影響下才相信耶穌,在我很質疑自己的那一晚,我讀到一節經文「我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,因為他顧念你們。  彼前5:7 」我相信這是上帝向我說話,在我疑惑時安慰我,問題未必有答案,但我相信神會陪著我走。係我完成療程前一星期,我掙扎是否繼續留在會中學習,因為我對自己的前路感到十分徬徨,所以我決定完成療程後留三個月,三個月後,我又要面對離開家舍出去找工作的問題,這時晨曦會為我安排了一份會所工作,令我徬徨的心安定下來,同時我又報讀了活動工作員的課程。兩個月後我在一間戒毒輔導中心做兼職朋輩輔導,半年後,神又安排我到另一間戒毒輔導中心做全職朋輩輔導員,工作了一年。在2014年,神又再一次帶我回到起初認識衪的地方,晨曦會服事。在回晨曦會工作前,我雖然是做幫助人的工作,但我沒有穩定的教會生活,以致我的靈裡十分乏力和枯乾。2013年10月我重回美門浸信會的約書亞團契,在團契中我有一種家的感覺,令我很想返回教會認真對待信仰,與晨曦會同工相聚後,令我想起自己有過入院舍工作的方向,後來我便回到晨曦會工作。亦開始回復穩定的教會工作,倚靠神令我事奉不感到枯乾。在事奉中我不只在幫助姊妹,更是幫助自己如何倚靠神去服事。
「若非耶和華建造房屋,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;  若非耶和華看守城池,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。」詩  127: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