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源及連結:基督教今日報
報導日期:2017/11/13
記者:王志宏 香港報導

勇敢的行為,除了極限運動、創業和求婚外,還有戒毒者向傳媒公開自己的心路歷程,願意提供真實姓名和不介意刊登個人照片,像是香港晨曦會(下稱晨曦會)輔導幹事林甘冠,作為成功的戒毒者,以過來人身份在晨曦島福音戒毒及治療中心(下稱晨曦島)服務同路人(學員)。

「一次吸毒,一生戒毒。」林甘冠苦口婆心地說。

要讓吸毒者成功戒毒,「難以取得毒品」是重要的一環,需要搭船前往的晨曦島福音戒毒及治療中心,能滿足此條件。要讓吸毒者成功戒毒,「難以取得毒品」是重要的一環,需要搭船前往的晨曦島福音戒毒及治療中心,能滿足此條件。 (攝影/記者王志宏)

曾藉毒品消愁 無法自拔

中學一年級綴學的林甘冠,因為父母先後離世,讓心情跌到谷底,便沉醉在毒品中,更把房子賣掉去吸毒,每天吸毒開銷逾一萬港元(約4萬台幣),花光整筆房價也不足以吸毒,同時以販毒等不法勾當來賺取買毒品的金錢,包括從內地攜帶毒品來港。

千金散盡的同時,他曾出現很嚴重的吸毒後果,差點死亡。一次吸毒後產生幻覺,以為有警察出現而逃跑,把窗當作是門而爬出去,稍一不慎就會跌到街外、墜樓身亡,還好被同樣吸毒,但當時沒有幻覺的弟弟拉回安全地方,並且送醫院救治,撿回一命。

吸毒後,林甘冠面對的問題也愈來愈多,像是身體不大好,而且財政困難。「販毒賺的錢再多,但只是用於買毒品,很不愉快。」他也曾多次耳聞或目睹毒友因吸毒身亡,多少對心理產生影響。

跟林甘冠面對面採訪,看著他穿短袖衣服,還以為他以往吸毒期間,因為要掩蓋針孔必然夏天也穿長袖衣服。他指出沒有,因為不是服用海洛因,而是冰毒和古柯鹼。但他強調無論服用何類毒品,也是「一次吸毒,一生戒毒。」跟林甘冠面對面採訪,看著他穿短袖衣服,還以為他以往吸毒期間,因為要掩蓋針孔必然夏天也穿長袖衣服。他指出沒有,因為不是服用海洛因,而是冰毒和古柯鹼。但他強調無論服用何類毒品,也是「一次吸毒,一生戒毒。」 (攝影/記者王志宏)

被社工發現吸毒 對方沒有報警,而是鼓勵戒毒

某次林甘冠與弟弟一同送毒品到基層人士的宿舍,被當中的社工發現毒品,但對方沒有報警,反而鼓勵他和弟弟戒毒。林甘冠早已試過多次其他方法戒毒,但即使停止吸毒數天,癮一來還是會重吸。既然別人有戒毒建議,他便聽從,有機會踏足當時未聽過的晨曦島,接受戒毒治療。

他在晨曦島重遇惜日毒友,發現對方有重大轉變。過去對方只是為了毒品而生存,個性自私自利,一直想盡辦法騙人。林甘冠很明白毒友在吸毒環境的情況,因為自己也是如此。但在晨曦島對方卻是願意幫助、關心別人,身體也好了起來。「毒友做得到,便想自己會否能也能邁向好的一面,特別是想到自己原來是沒有前景,更想看看這裡能否提供幫助。」

在伙頭墳洲營運逾40年的晨曦島福音戒毒及治療中心,新大樓於2017年投入服務。在伙頭墳洲營運逾40年的晨曦島福音戒毒及治療中心,新大樓於2017年投入服務。 (照片提供/晨曦會)

林甘冠在晨曦島不斷禱告、靈修、讀經,以及聽牧師講道,在島上一個月後信主,漸漸走向好的一面。

起初的生活雖不容易也不習慣,像是想吸毒的癮還在,還得面對沒有香煙,不能上網、無電視、不能說粗口,以及早睡早起的環境等等。以往吸毒的日子,林甘冠完全禁閉自己,除了毒品交收,很少跟別人接觸,也不再相信別人,而他在晨曦島便重新學習跟別人相處,在神的保守與弟兄的互相支援下,慢慢適應新生活。

晨曦會作為香港政府認可的戒毒機構,有助晨曦島福音戒毒及治療中心的重建項目申請禁毒基金的資助。晨曦會作為香港政府認可的戒毒機構,有助晨曦島福音戒毒及治療中心的重建項目申請禁毒基金的資助。 (攝影/記者王志宏)

當中林甘冠的感恩,還包括他因為中學一年級綴學,很多字都不認識,但可以在晨曦島讀畢全本聖經。當時,他看到很多晨曦島的學員,能戒毒,在外有工作,做到正常普通人,也成為其目標。最終林甘冠和弟弟都遠離毒品。目前他在晨曦島服務,以過來人身份協助同路人,弟弟則在晨曦會旗下的社企晨星電單車行服務。

「有人認為吸毒很多年就一定不能戒,而我吸毒18年,也能成功戒毒,人生有希望,可以做到正常人。」不但能戒毒,有工作,有家庭,以及跟家人和好,相信不但林甘冠能做到,其他人也可以。

單靠個人力量不容易戒毒,在主的帶領下,加上同路人齊心邁向目標會事半功倍。圖為晨曦島的活動室,讓弟兄們彼此關顧。單靠個人力量不容易戒毒,在主的帶領下,加上同路人齊心邁向目標會事半功倍。圖為晨曦島的活動室,讓弟兄們彼此關顧。 (攝影/記者王志宏)

吸毒多年也能成功戒掉

晨曦島上有十字架,讓學員看著它會有反省。晨曦島上有十字架,讓學員看著它會有反省。 (攝影/記者王志宏)

綠悠悠的山林在晨曦島並不罕見,如此環境使人心曠神怡。綠悠悠的山林在晨曦島並不罕見,如此環境使人心曠神怡。 (攝影/記者王志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