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官門巨浪」
當我懷着興奮的心情向著浪茄灣前進,船離西貢碼頭個多小時後,我們駛近海口官門,據船家所述,由於此海口波濤洶湧、巨浪翻騰,公海來的大浪從這裡打進西貢內海。較小的船隻在這官門常有傾船之險。所謂「生不入官門,死不入地獄。」可見船家對此海域何等害怕。船駛近官門時,海面風浪非常大,船在海中上下跌盪十分危險,我們只好放棄前進,駛回西貢碼頭。當時,我雖然有點失望,但並沒有灰心。次日我又乘船出海,但因官門風浪太大始終失敗。第三日、第四日再出海嘗試,也未能成功,我心裡開始焦急和懷疑了。到了第五天再到西貢碼頭找船家。感謝神,讓我遇見馬叔,他是一位老實的船家。他說 : 「牧師你被騙了,駛過官門必需看天氣,他們明知天氣不好又駛你出海,只是為錢吧 ! 不要做傻瓜了,待我看準天氣,才通知你。」

一日晴朗的早晨,馬叔載我進入官門,海面風浪比較平靜,感謝神成功渡過官門。過了官門約半小時後,一條長白的沙灘在我眼前出現,在綠油油的叢林中,隱約看見一些房屋。很美麗的沙灘,何等幽靜的環境 ! 到達後,我急不及待跳在淺灘上,帶著興奮的心情步上浪茄灣。

奇怪是馬叔堅持不肯上岸,好像害怕甚麼似的。我上岸後看看四處的環境,地方很不錯,只要執拾一下便可以了。不久,找到唯一留下來的村民 - 獨臂村長黃貴,商量後他以年租一佰元租予我們。我心裡很高興,感謝神有這樣好的預備。

回程時,馬叔告訴我這裡經常鬧鬼,被稱為「鬼村」,所以沒有人敢在這村居住。我想基督徒並不怕鬼,鬼倒怕了我們。奇妙的主就這樣為自己的工作留下浪茄灣。

「晨曦會第一位戒毒者」
有了地方,便要開始執拾清潔的工作。當時「美門浸信會」在老虎岩辦了一所天台小學,我是當時學校的校監,學校校長和老師分享福音戒毒的異象後,當時校方上下同心決定予以幫助。遂由林老師帶領二十位六年級學生到浪茄灣作「夏令營」,一方面讓學生於畢業前共渡愉快的團體生活 ; 一方面讓他們為浪茄灣「大掃除」。同船的有從前在城寨認識的吸毒者蔣偉民,就是我教他禱求神預備戒毒地方的那一位。最初他要到浪茄灣,我是有點害怕的。但他安慰我說 :「牧師,可以放心 !坐監幾十年多也都沒有問題,現在到浪茄灣,有耶穌保守,又何需害怕呢?」但當船到了官門時,他的毒癮開始發作,烈日當空下在夾板上發冷抽縮和喘氣。這是我初次看見吸毒者「癮起」的痛苦,當時我很害怕但又不知所措。約過了十分鐘後,船到達了浪茄灣。小孩們已經急不及待地跳上沙灘上,而蔣偉民情況雖平伏下來,但全身卻是無力,我們唯有合數人之力把他抬上岸上。待一切安頓後,我便乘船回西貢,預備明日主日崇拜的工作。

主日祟拜後,在街上遇見一位主內弟兄,他說 : 「牧師,聽聞你在西貢要開戒毒所喎 ! 我建議你不要再攪了,最近在調景嶺有人攪戒毒所死了人,攪出很大件事。他們用藥物戒毒也死人,你卻不用藥!一定會出事 !」真是晴天霹靂,我心想 :「有藥戒毒都死了人,這還了得。」心裡悔不當初,假如蔣偉民死於浪茄灣,事情就很嚴重了。」

由於工作關係未能立刻到浪茄灣看過究竟。心裡終日耿耿於懷,終夜也未能安睡。「神呀 ! 你是始,你是終。既然你開始這工作,求你保守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