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development of Hong Kong Operation Dawn


當年,浪茄灣的戒毒中心因用地使用權問題而長期受皇家空軍侵擾,媒體亦有報導。當時不少教會人士對晨曦會的處境深表同情,在時任聖公會會督白約翰和禁毒專員利尚志等大力支持下,晨曦會覓得西貢的伙頭墳洲(時稱「火頭盤洲」)作為戒毒所搬遷的新址;1976 年10 月,政府正式批准晨曦會以此作永久會址,這美麗小島後來易名為「晨曦島」,名稱正是啟發自羅馬書13 章12 節之意。島上設施如碼頭、水井、軍營屋等都由晨曦會的弟兄們合力興建,而意想不到,當時英軍竟也派遣陸軍入島協助施工。

晨曦福音戒毒所成效之高,對戒毒者生命的轉化是有目共睹,在教會界廣受宣傳,常舉辦電影佈道大會將過來人的生命見證呈現。所以不少信徒團體甚至外地宣教士前來參觀了解,關懷奉獻或參與義務工作。學術界也留意到福音戒毒的個案成功率而作出研究,香港大學於1982 年一項專題報告就指出福音戒毒較一般藥物治療功效大十倍。晨曦會福音戒毒之創新引發傳媒的興趣,無論報章、電視電台也爭相採訪陳牧師和畢業學員,嘗試一窺島上的「神祕」生活。以康復身、心、靈為要旨,島上延續早期簡樸規律的生活模式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每早起床後早操、靈修、聚會、早餐之後每人回到自己的崗位:煮食、清潔、維修、耕種;午飯後研讀聖經和運動,自由時間可在海中暢泳、釣魚、踢足球等;晚膳後有唱詩、讀經、祈禱;這種門徒訓練的模式一直沿用至今。